我国是蔬菜生产大国,据统计,2018年我国蔬菜总产量8.17亿吨,随之而来的尾菜(尾菜是新鲜蔬菜必须去掉的残叶,俗称为烂菜叶子)总量也不小,约占蔬菜总产量的51%,对环境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都说废弃物就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那尾菜能不能变废为宝呢?

4.2亿吨蔬菜“烂尾”

如何处理成难题

在山东青岛的一个小村庄里,一些从菜地里运回的胡萝卜、青萝卜和萝卜缨就直接倒在菜农家口和马路上,有些青萝卜已经腐烂,甚至引来了苍蝇和老鼠。“残萝卜,人不能吃的就喂牛羊和猪等牲口,牲口吃不了也就腐烂了。”该村一名村民说。将蔬菜的尾菜或残菜从农田里运回进行晾晒,或者喂牲口,这是一些蔬菜种植散户处置烂菜的一种方式。

青岛农村蔬菜残品当街晾晒 图片来源:半岛都市报

身为青萝卜和白萝卜专业种植户的张林强,每年的萝卜收获季,当外地客商将萝卜按照地块估价,机械化收获之后,大批小型萝卜和残品滞留在地里。“小型萝卜和残品收购商不要。” 张林强说,“送给村民,村民都不要。运回家,没地方存,还白搭上运费。”无奈的张林强会雇人将这些没人收购的残品、次品逐个拣出,顺手倒在地堰下。殊不知,这些堆积成山的残萝卜腐烂的同时,也成了老鼠的天堂。面对这些被丢弃的萝卜,张林强承认“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污染了环境”。张林强说,一亩地产生的残品就有一两千斤,他的六亩地也得近万斤。

图片来源:半岛都市报在青岛某地蔬菜种植大户尹长勇的眼里,张林强地抛掉的蔬菜尾菜是“小打小闹”。如今的他种植的白菜、圆葱、芹菜、花菜、胡萝卜、青萝卜、甘蓝等蔬菜达500余亩。尹长勇说,蔬菜的收获季节主要集中在每年的5~8月和10~12月间。这8个月,每个蔬菜种植户和蔬菜种植区将产生大量的尾菜,这些尾菜很大一部分最终成为数量惊人的蔬菜垃圾。“以大白菜为例,大白菜产生的尾菜可达40%。”尹长勇说,“也就是说,一棵10斤的大白菜收获后,砍掉根、剥掉多层外帮,剩余仅有6斤甚至不足6斤,其余的4斤或4斤多最终成了垃圾。”尹长勇表示,通常情况下每吨蔬菜产生约0.3~0.4吨的尾菜,尾菜的产出率约占蔬菜的3~4成。他的500亩菜田每年约产蔬菜4000吨,而这4000吨蔬菜背后将产生至少1500吨以上的尾菜。为了这1500吨尾菜的归宿,尹长勇可谓耗费心思。

图片来源:半岛都市报“如果种植三亩两亩,可以像小型种植户一样将尾菜随手处理。”尹长勇说 ,数年前他种植规模200亩以下时,曾将蔬菜的尾菜偷偷拉到荒郊野外倒进大坑、沟壑甚至是河道,可这些年因环保整治的原因,倒入河道和荒郊野外的情况很少在他这里发生了。“将一卡车白菜帮倒入河沟,将承担很大的风险。”尹长勇说,“老百姓会举报你人为污染环境,被查处的结局就是严罚。”白菜帮这类尾菜腐烂后,产生的大量臭液不光招致蚊蝇、地蛆、老鼠,有害菌对土壤和周边植被也具破坏作用。

蔬菜尾菜在乡村处理艰难 图片来源:半岛都市报为了处置千余吨蔬菜尾菜,尹长勇几乎每年都会在旷野上用大型挖掘机挖坑,将尾菜进行深埋。但挖坑深埋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尾菜的去向。尹长勇不否认,他会安排工人将一些环境危害甚微的尾菜或茎叶倒入偏僻地带或晒干或风干。

多年来,尾菜的去向、消化和治理不光让小规模蔬菜种植户头疼,更让尹长勇和青岛的众多“尹长勇”们头疼。

国家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蔬菜总产量8.17亿吨,尾菜约占总产量的51%,约4.17亿吨。

针对一些蔬菜产区和农村存在的“尾菜困境”,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李彦明曾指出,让尾菜变废为宝,进行有效利用,迫在眉睫。

莫让尾菜,变成危害!

这样利用变“废”为“宝”

案例一:饲养黄粉虫

甘肃是我国重要的高原夏菜生产基地,榆中县是兰州高原夏菜的主产区。榆中县大概有40个蔬菜批发市场,每个市场高峰期每天产生尾菜300吨。每个摊位前都有一堆烂菜叶。

图片来源:乡村之声三农中国

为了解决尾菜问题,榆中县一家蔬菜批发市场选择了最为常见的大白菜叶作为饲料,专门引入了黄粉虫养殖企业,建设了大型黄粉虫养殖车间,占地约3000平米,能同时养殖18万盒,每盒可以产出黄粉虫2.5kg。

具体做法简单来说就是:把大白菜叶收集起来,去除石块、塑料袋等杂物,用水清洗干净,然后用机器切成小段,每日分几次洒在养殖盒里面。当然,黄粉虫不能光吃尾菜,也要吃麦麸,一般的混合比例是7-8千克的白菜叶,混合2-3千克的麦麸。

当时这个养殖场18万盒黄粉虫每天就能消化200吨的尾菜。养殖过程中,黄粉虫排出的粪便同样富含蛋白质,也可以卖给别的养殖企业作为饲料使用,可以说该养殖模式从头到尾基本上没有产生废弃物。收获的黄粉虫要进行过筛、烘干。烘干后的黄粉虫香气四溢,非常好吃。

图片来源:蔬菜那些事儿

该企业每月可以消化尾菜6000吨,每月产干黄粉虫10-12吨,当时对外出口价格是3.9万/吨,相当于每个月干黄粉虫的销售额大概39-46.8万元。

案例二:作青贮饲料

对于畜牧业占比比较高的地区来说,尾菜还能够成为青贮饲料。甘肃省天祝县是“中国高原夏菜之乡”,全县高原夏菜种植面积在10万亩以上,种植品种以红笋、娃娃菜、豆类为主,由此产生的尾菜量大且时间集中。

图片来源:天祝融媒

为此,天祝县农业农村局农牧业机械技术推广站推出一项尾菜加工新技术。该站推出的尾菜加工新技术就是将娃娃菜、莴笋尾菜与小麦、青稞秸秆按照一定比例混合、粉碎,添加青贮剂,利用机械套袋,去氧密封,厌氧发酵10-15天后,变成了牛羊的优质饲料。

“青贮的娃娃菜和笋子,闻起来一股子酒糟子味道,牛爱吃得很,吃上上膘也快。”天祝县泰润民专业合作社饲养员邱国金说。尾菜加工技术简单易操作、成本低,不需要建设专用青贮窖,家家户户都可以青贮加工,尾菜饲料化后将为全县新增优质青贮饲料12.1万吨,新增产值11.19亿元

案例三:制作腌菜

寿光市作为我国菜篮子的重要产区之一,也曾受“尾菜困境”夹击。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当地官方专门组织人员对当地的尾菜总体情况以及处理模式进行了专题调研。根据该调研报告,当地制定了多种方式消化尾菜。

以种植较早的黄瓜为例,瓜秧结果后1个月内,主要是将5至10厘米的不成“气候”的瓜纽薅除,但这些“废果”一般农户不会扔掉,会拿到市场上以1.1元/公斤的价格便宜销售,主要用于酱菜的腌制。还有一些尾菜的残渣用于大棚有机肥,变废为宝,形成良性的生态循环。

案例四:生产沼气

沼气,是有机废弃物利用的一个重要渠道,尾菜也可以作为沼气的重要原料。寿光市的夏季叶类蔬菜,如桂河芹菜、浮桥萝卜等,这些叶类蔬菜产生的“尾菜” 较少,适合用于家畜饲养或者投入沼气池。茄果类蔬菜的蔬菜死棵一般直接投入沼气池,发酵后的沼气用于大棚照明和炊事用能源。

另外,在湖北省松滋市,一些村子也配备了专人对蔬菜基地的尾菜进行收集,建沼气池,打造成沼肥利用水肥一体化工程,包括尾菜在内的很多种有机物垃圾都通过这种方式变废为宝。垃圾处理了,环境变好了,有机肥也有了,而沼气站还能够产生不错的效益。

案例五:高温处理之后直接还田

近几年还出现了把尾菜通过高温处理之后直接还田的技术。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副教授李彦明曾提出,将尾菜通过超高温好氧堆肥技术转化为有机肥料重返土壤,既可以提高土壤有机质含量,还能强化土壤有益微生物种群构成,提高土壤活力。

李彦明表示,尾菜在70℃超高温条件下,既灭活病毒类病原菌,又避免因温度过高影响堆肥正常发酵。通过原料调节、氧气供应、补充混合微生物菌剂等技术集成,最终破解尾菜无害化不彻底的难题。

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尾菜革命”?

如今,田间尾菜饲料化、能源化、肥料化,利用价值高、工艺简单、可操作性强,适合在养殖户和种植户中间推广利用,真正将尾菜“变废为宝”。可见,尾菜的利用途径是多种多样的。

同时,咱们也得看到,尾菜利用和垃圾处理一样,需要多方面因素的共同支持,单凭农户自己的意愿,并不一定能实现。上面咱们说的案例当中,其实都有扶持推广政策的身影,比如,沼气池的建设使用需要村里统一规划,废弃尾菜变成饲料,也需要推广和对接。

另外,尾菜的重新利用实际上也是技术发展的结果,而在这件事开始的阶段,迅速寻找合适的技术,及时引进利用,就成了最直接的工作,而这当中的相关成本,也需要有合理的消化方式。

尾菜回收这件事,对大家有利,效益上也有不错的潜力,经过尝试,相信大家就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