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的归类

依据五行各自的特性,对自然界的各种事物和现象进行归类,从而构建五行系统。事物和现象五行归类的方法,主要有取象比类法和推演络绎法两种。

二、五行学说的基本内容

五行学说的基本内容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五行生克制化的正常规 律;二是五行生克的异常变化。

(一)五行生克制化

1.五行相生

五行相生,指木、火、土、金、水之间存在着有序的递相资生、助长和促进的关系。 五行相生次序是: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在五行相生关系中,任何一行都具有 “生我”和 “我生”两方面的关系。“生我”者为母,“我生”者为子。

2.五行相克

五行相克,指木、火、土、金、水之间存在着有序的递相克制、制约和抑制的关系。 五行相克次序是: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在五行相克关系中,任何一行都具有 “克我”和 “我克”两方面的关系。《内 经》把相克关系称为 “所胜” “所不胜”关系:“克我”者为我 “所不 胜”,“我克”者为我 “所胜”。

3.五行制化

制,克制;化,生化。五行制化,指五行之间逆相生化,又逆相制约,生化中有制约,制约中有生化,二者相辅相成,从而维持其相对平衡和正常的协调关系。

五行生克关系出现异常,包括五行母子相及与相乘相侮。五行之间异常的生克变化,主要用于阐释某些异常的气候变化和人体的病机变化。

1.五行母子相及 五行母子相及,属于相生关系的异常变化,包括母病及子和子病及母两种情况。

(1)母病及子

指五行中的某一行异常,累及其子行,导致母子两行皆异常。如肾病及肝,即属母病及子。 如临床常见的水不涵木证,即先有肾水(阴)不足,不能涵养肝木,导致肝阴不足;肝肾阴虚,阴不制阳,进而导致肝阳偏亢。又如由于肾精不足不能资助肝血,而致肝肾精血亏虚证;肾阳不足不能资助肝阳,而致寒凝肝脉证等,皆属母病及子的病变。他脏之间的母病及子病 变,以此类推。

(2)子病及母

指五行中的某一行异常,累及其母行,终致子母两行皆异常。子病及母,既有子脏不足引起母脏亦虚的母子俱虚之证,又有子脏亢盛导致母脏亦盛的母子俱实之证。

2.五行相乘相侮

五行相乘相侮,属于相克关系的异常变化,包括相乘和相侮两种情况。

(1)相乘 指五行中所不胜一行对其所胜一行的过度制约或克制。五行相乘的次序与相克相同,即木乘土,土乘水,水乘火,火乘金,金乘木。导致五行相乘的原因有 “太过”和 “不及”两种情况。太过导致的相乘:五行中的所不胜一行过于亢盛,对其所胜一行进行超过正常限度的克制,引起其所胜一行的虚弱,从而导致五行之间的协调关系失常。以木克土为例,正常情况下,木能克土,土为木之所胜。若木气过于亢盛,对土克制太过,可致土的不足。这种由于木的绝对亢盛而引起的相乘,称为 “木旺乘土”。不及所致的相乘:五行中所胜一行过于虚弱,难以抵御其所不胜一行正常限度的克制,使其本身更显虚弱。仍以木克土为例,若土气绝对不足,即使木处于正常水平,土仍难以承受木的克制,因而造成木乘虚侵袭,使土更加虚弱。这种由于土的不足而引起的相乘,称为 “土虚木乘”。

(2)相侮

指五行中所胜一行对其所不胜一行的反向制约和克制。

五行相侮的次序与相克相反,即木侮金,金侮火,火侮水,水侮土,土侮木。导致五行相侮的原因,亦有 “太过”和 “不及”两种情况。太过所致的相侮:五行中的所胜一行过于强盛,使原来克制它的一行不仅不能克制它,反而受到它的反向克制。如木气过于亢盛,其所不胜一行的金不仅不能克木,反而受到木的欺侮,出现 “木反侮金”的逆向克制现象,这种现象称为 “木亢侮金”。不及所致的相侮:五行中所不胜一行过于虚弱, 不仅不能制约其所胜一行,反而受到其反向克制。如当木气过度虚弱时,则所胜一行的土会因木的衰弱而反向制约,这种现象称为 “木虚土侮”。

三、五行学说在中医学的应用

(一) 在生理方面:说明五脏生理特点、构建天人一体的五脏系统、说明脏腑之间的相互关系

(二) 在病理方面:1. 相生关系:母病及子(肝病及心)、子病及母(肝病及肾) 2. 相克关系:相乘(肝病及脾)、相侮(肝病及肺)

(三) 在疾病诊断方面:判定病位、判断传变趋势、推测预后“视其外应,以知其内脏”

(四) 在疾病治疗方面的应用

1. 指导脏腑用药:五色五味入五脏的对应关系,见五行归类表

2. 控制疾病传变:“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

3. 根据生克规律制定相应治法

(1) 相生规律:滋水涵木、益火(肾阳)补土、培土生金、金水相生

(2) 相克规律:抑木扶土、培土制水、佐金平木、泻南(心)补北(肾)

4. 指导针灸取穴:五输穴应用。

5. 情志疗法:“怒伤肝,悲胜怒;喜伤心,恐胜喜;思伤脾,怒胜思;忧伤肺,喜胜忧;恐伤肾,思胜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