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学说形成于战国,从最初的心配土说,到东汉演变为心配火说;从最初的哲学思想,到西汉初运用到医学。这为我们勾画了内经成书年代,西汉初开始,医学大发展,五行学说进入医学,为内经成书创造了条件,西汉时可能有内经的少量篇章问世,但只有到了东汉,心配火说形成以后,黄帝内经的主体部分才能得以成书。正如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所长廖育群认为:《汉书·艺文志》中记载的“《黄帝内经》十八卷”,“其文字数量是非常有限的,约与18篇相等。也就是说,只能是今本《黄帝内经》的1/9左右”。西汉时的内经可能只是现在内经的一小部分,主要部分应当成书于东汉。

<一>《黄帝内经素问.刺禁论》说:“肝生于左,肺藏于右,心部于表,肾治于里,脾为之使,胃为之市。”(“左肝右肺”之源)

即“左肝右肺,心上肾下,脾居中央”说。

基于以上一段无凭无据的论述,现在的某些自称中医的人说《黄帝内经》是超越人体解剖,注重功能气化学说。(想让别人相信,拿出证据,否则要求自已相信就好了)

如果按《今文经学》和《中医基础理论》教材中错误的五行脏腑配属“肝木、心火、脾土、肺金、肾水。”也简称为“心配火”说。放置至《河图》中加以对照,这段文字恰恰是根据五行脏腑在《河图》中的位置推论而出。

<二>再看《古文经学》如《礼记.月令》、《吕氏春秋.孟春纪》、《淮南子.时则训》、古《尚书》说、扬雄《太玄.玄数》、《说文解字.肉部》等记述的五行脏腑“脾木、肺火、心土、肝金、肾水”也简称“心配土”说。

把上述《古文经学》中五行脏腑论述结合《河图》中的位置来推论应该描述为“脾生于左,肝藏于右,肺部于表,肾治于里,心为之使,胃为之市。”

即论述应该是“脾木纵于左,肝金横于右,肺火炎于上,肾水润于下,心土运行于中央。”

其功能应描述为“脾生气于左,肝藏血于右,肺主皮毛于表,肾主骨于里,心主血液运行于中央,胃主受纳饮食水谷。”

这些《古文经学》理论不但与现代解剖学位置与功能相吻合,也与现代科学的“脾(胰)居左主上升主分解(葡萄糖),肝居右主降主合成(蛋白质),肺火主热主变化由静脉血化合为动脉血,肺炎之发烧,肾水主寒之水不化气之肾炎水肿,心居中央主血液运行之循环,胃主受纳饮食之消化吸收”之科学研究相吻合。(见下图)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