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在家读书,并无临床经历,温故而知新,反思或者说重新梳理一些中医概念的问题。

1.中医学的定义问题

首先,中医是毋庸置疑的医学,是解决的临床问题,是为了治病救人而存在,也正是因为有临床疗效,才能生存上千年。但是中医理论部分,是存在哲学的、象形的东西的,是不以生理解剖、细菌病毒等实质而存在的。中医是有理论的,这毋庸置疑。中医上千年的发展是以理论指导临床,而不纯粹是经验医学,不是简单的口口相传、这个药治这个病、那个方子治那个病这样简单的经验叠加。把中医当成经验医学,把中医理论废弃掉的话,像我们年轻大夫是不可能进入中医之门的,也没有什么经验来治疗疾病了。

但我们也要承认,中医的理论有一点让人看得见摸不着,抓不住实际的东西,简单的讲,比如什么是阴阳,什么是气血津液,什么是经络,这些概念性的东西,让人看不到实质的存在,故而中医传承上有讲“医者意也”、“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些个问题是没有办法避免的。

我认为,你可以把中医学中的概念认同,提高到规律的地位,大家都知道1+1等于2,但没几个人去较真1+1为什么等于2。但到了中医上,很多人就必须要讲,为什么这是阴这是阳,这是少阳经那是厥阴经了。这就有点苛刻了。你运用中医阴阳、经络的概念,能治病救人就可以了,还非得执念于这些概念的实质,那是没有必要的。章次公先生在《论中国医学的形式与内容——从张仲景与叶天士的学说到中国医学的形式与内容》一文中,讲到“中医学说的内容是哲学的而不科学的,但他们推演却是合于逻辑的,就是近于科学的”,中医学说的内容是在观察、比较、分类的基础上演绎出来的,章先生说中医缺乏证实这一项,但我认为中医中药的每一次在病人身上的应用都是证实的过程。中医阴阳、气血津液、表里虚实寒热等概念,均是在观察治疗无数病人之后,在客观存在的基础上提炼出来的规律总结,可以被我们确切地认知,然后拿来指导临床。理论指导临床,实践反馈修正理论,这是相互促进的,也是中医学术之所以不断进步不断更新的原因。

2.中医是物质的

有人讲中医是玄学或者中医是哲学之类的,确实,中医学中很多概念,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比如说中医讲阴阳,是哲学的概念,是规律总结,包括我们的八纲辨证,表里寒热虚实,都属于规律总结。三焦辨证,上中下三焦的定位也是比较模糊的,不是具体脏器的体现;包括卫气营血,也是概念问题,而不是具体的哪个地方什么东西是营卫气血。但是,要知道,中医的根本立足点,是物质。中医学讲精气,讲的气是运动的不可见的极精微的物质。只是这个物质不可见,它的存在主要体现在生理脏腑功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