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人看来,当下看病有两大选择,一个是大多数人找现代医学,一个是部分人找中医中药。在许多县级以上行政区域,既有现代化医院,也有中医院。按理说,去哪里看病、找谁治病,是患者个人选择,不过,有人认为,找中医、用中药,并不可靠,中药治不了病,还会误事;也有一些人坚信,中医中药对付疾病有独特优势,所有病症都能找到治病药方,堪称万能

焦点是中医中药究竟是治病还是害命,是有用还是糟粕,该支持还是否定?需要做判断题和选择题。

现代医学从起源至今不过三百来年,中医药已有三千年以上历史,不过从成就、认同、保障、地位等方面比较,现代医学对中医药呈现巨大优势。实话说,年龄上中医药可以当现代医学的爷爷,但应用上,中医药需要向现代医学当学生。

有的声音认为,中医药不能治病,体现在5个突出方面:

1、从效果上看,是鸡叫与天亮、天狗吃月亮的关系,公鸡打不打鸣、古人敲不敲锣,都不影响结局,过去治好病,靠的是人的免疫力、自愈力。

2、从保障上看,古人寿命普遍较短,直至上世纪五十年代,人均寿命不过40岁。古代中医高手荟萃在皇宫,皇家人却普遍短寿,说明中医没啥用。

3、从成分上说,现代中成药能治病,是在组方中添加了化学药物,真正起效的是化学药物,而不是各种药材。

4、从信任情况看,一些被公认为名老中医、名中医的大师级人物,患病了却抛弃中医,用现代医学手段如手术、放化疗、灌注等治病,令人瞠目。

5、从资质上看,大字不识几个的民工,失业找不到工作的大叔,吐字不清疑似精神病的大爷,,要不到钱还嫌命苦的乞丐,退休无所事事闲得慌的大妈,都能化身名医、神医,救人于水火。

那么,诞生于民间的中医,独具特色的中药,真的一无是处吗?中医中药是怎么治病的?

抛开古代中医历史、现代中医传承、日韩等国对中医药的转化运用等不谈,围绕“中医中药治疗”这个核心问题说一说。

中医中药均来自实践和总结,中医的起源,用现代目光考量,实际上起源于“非法行医”,而药材则包罗万象,昆虫土石、草根树皮,无一不可入药,连屎尿都是药材,这在现代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更“可怕”的是,过去中药在实践中,没有动物试验一说,直接人体试药,能不能用、有没有毒、剂量大小等指标,完全是碰运气。

中医治病,目前多见于汤药、针灸、拔罐、养生、调和、食疗、用功、推拿等,根据望闻问切、舌诊脉诊来综合施治、辨证论治,有8个方法

1、汗法,用于驱除体内邪气,解除表证,宣通肺气,能对付癣类、风疹、湿疹等病症。

2、吐法,用于食物中毒和积食过甚,适用于急症,常见咽、胸膈、胃部疾病。

3、下法,用于里实的病邪,现代很常见,多用于通便,将有形实邪排出体外。

4、和法,用于调和全身,恢复脏腑功能,实际上是找到某个病症平衡点,调剂盈亏虚实。

5、温法,用于经络和脏腑寒邪病症,祛寒、回阳、通脉、温中,对阳虚症状有效果。

6、清法,用于治疗里热证,常说的清热解毒、清热泻火等就是清法的实际运用,热证就用清法。

7、消法,用于消食导滞或消痞散结,现代多见的积食、结节、息肉、增生等问题就考虑消法。

8、补法,用于虚证的补益,对气血阴阳的各种虚,有不同的补法,补法通常与其他治法合用。

而中药的起效,用现代眼光看,是3个方面:

1、中药不论单用还是合用,通过其活性成分发挥“组合拳”作用,一个方剂的化合物少则数百,多则成千上万,目前手段根本无法探知是哪个打中了、起效了。

2、中药产生作用,可用“等效成分群”的概念解释,这是得到大多数认可的,成分之间具有多环节、多通路、多层次、多维度的非线性作用。

3、中药对人体三个主要调节系统:神经调节、激素调节、体液调节有直接作用,对应的药物有不少。

用中医的语言解释,中药治疗有“正治”和“反治”两类,归根结底是辨证论治和整体施治。

正治:寒则热之、热则寒之、虚则补之、实则泻之。

反治:热证热用、寒证寒用、通因通用、堵因堵用。

由于中医是“非法行医”出身,路子野,流派多,不在乎怎么解释,不关注双盲实验,不较真大数据,不拘泥于用药方式,一切从实际实效出发,掺杂大量的直觉和经验,而且离不开古籍、经典,与现代医学理念相比,非常另类、不入流、老土。但奇怪的是,一些现代医学无法治疗的怪病杂症,用中药却缓解了。

但中医中药实际仍是一种治病方式和生活态度,也有自己的短板,有的医案、治法是错误归纳,有的并不是科学方法,我们要做的是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而不是照搬照抄。

凡是说中医药万能的,不是骗子就是傻子。认为中医药万万不能的,也偏激了,或别有用心。

所以,中医中药治病,既不能说“万万不能”,对未知领域保持足够的尊重;也不能说“万能”,自高自大自吹自擂。中医药关键是用对路,能对症,遵医嘱服用,才是稳妥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