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反对中医的人动不动就说中医不科学,可中医真的不科学吗?当然不是,中医是建立在对大自然最普遍规律的认识之上的,如果说这不科学,那么世界上就没有什么真正的科学而言了!这个规律是什么呢?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来表述,那就是“整体决定局部”。

看看中医的病因学:整体的自然决定局部的人,由此得出了疾病的外因是人与自然的矛盾激化;整体的环境决定局部的细胞,由此得出了疾病的内因是不平衡引起的整体管理失控。

看看中医的诊断学:整体决定局部,局部都是整体功能状态的一个缩影,因此,我们可以根据局部的状态来判断整体的功能状态,如四诊。

再看看中医的治疗学:人体有序的状态下,局部细胞都是整体的一个缩影,此时,人体是健康状态。只有整体的管理乱了,局部细胞才会失控而致病。中医就是根据整体决定局部的大自然规律,通过恢复整体管理的办法,使病变细胞在整体力量的控制下改邪归正。

西医治病,讲究的是机械的一一对应。什么样的病变细胞,就用什么样的药物来杀,这就是所谓的科学治病方法。可是,细胞病变真的是疾病的真正原因吗?当然不是!我们一定要知道,细胞是依赖组织液而活着的,它的力量与所依赖生存的大环境力量相比是微不足道的,它之所以病变,根本不是细胞的原因,而是它生存的环境出现了问题,逼着细胞不得不病变,因此,真正的病因不是细胞病变,而是整体的环境出了问题。西医的问题就是把细胞病变这种结果当成了病因,而忽视了真正的病因是整体的管理出了问题。病因认识错了,这个医学体系还能够称得上科学吗?

要认识中医学中的科学,就必须正确认识大自然最普遍的规律。这个规律是什么呢?看看中医学的基础——气一元论就知道了,它用一种物质的聚散解释了自然界的一切,气聚是什么?它其实就是物质系统的产生,气散是什么?它其实就是物质系统的灭亡,气聚散的规律就是物质系统的发展规律。

在中医学中,这个规律是用阴阳学说来描述的,统一的物质(气)有两种存在形式,一种就是气之聚,或者说有中心和层次的物质系统,物质的有序状态,由于它是相对稳定的,因此,可以看成是气之阴;一种就是气之散,或者说无中心、无层次的混沌状态,物质的无序状态,由于它是在不断运动中存在的,因此,可以看成是气之阳。显然,由阳至阴的转化就是物质系统的产生,由阴至阳的转化就是物质系统的灭亡,阴阳学说就描述了物质系统产生、发展、壮大、衰退、灭亡的规律性。

近些年来,中国人越来越开始怀疑中医,反倒是外国人让中医有了另一番天地。在欧美地区,有30多万人从事的中医工作,而全球90%的中药市场则把持在日本人的手中。可怜、可悲、可叹、可恨!

在中华文明的语境之内考虑,中医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已经过了正确、高明、有效、证实的检验。在理论上,中医有着自己完备的有足够生长能力的思想体系,在某种意义上,这套体系与西方现代医学目前所基于的还原论、机械论、决定论的“科学方法”是水火不容的。在实践上,中医拥有了两千多年的历史依据和经验依据,这些理论和实践的依据远在西方现代科学诞生之前就已经完善成熟了。为什么要等西医出现、在获得了西医的证据之后,中医才能获得价值、获得意义、获得生存的权利呢?

相反,按照刘易斯·托马斯的说法,现代西医作为一门年轻的科学,只有一百年的历史。也就是说,现代西医虽然有科学依据,却没有充分的历史依据。比如四环素,相信上市的时候也经过了临床实验,获得了科学依据,但是十年之后发现,小时候有幸享用这种科学产品的孩子长出了一嘴四环素牙。还有那个著名的“反应停”,只用了几年功夫,就导致了上万名婴儿畸形。当然,科学卫士们会说:“反应停”之所以酿成悲剧,恰恰是因为它上市的时候没有“充分的科学依据”。如果我们把“充分”理解成足够的时间长度,那么,又有哪一种医术比两千年的中医更加充分呢!

说到这儿,我已经获得了二个诡异的结论:如果从宽泛的意义上理解科学,中医已经具有了科学依据;如果从狭义的具体的意义上理解科学,中医不需要科学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