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广东一家公司的招聘火上了热搜。

起初是一位女生在某招聘软件上找工作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叫做“VIP女助理”的职位。

一眼看上去,这个职位倒是稀松平常,是类似秘书助理的工作。

关键就是这个职位的待遇,实在是太丰厚了。

月薪1-2万以上,有额外奖励加年终奖。

而且还是双休,正常享有法定节假日和五险一金,还包吃住报销车费。

且不说500强公务员这种千军万马走独木桥的岗位,那些也不会在招聘网站上招人。

对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这个岗位无论是薪资待遇还是福利补贴都已经是一骑绝尘了。

可招聘方好像还是怕应聘者不满意 ,在详情里继续福利加码“能帮助自己的事业,接触更多平台和成功人士”。

这样看来,想必岗位需求一定很苛刻了,大概也是万里挑一的那种。

毕竟没有哪家单位招人是为了搞慈善,终究还是为了用钱兑换生产力。

可偏偏这个岗位的任职要求,就只有短短4句话。

年龄18-35岁;身高1米52以上;外在形象气质佳;思想活跃性格开朗。

所谓过犹不及,这就更显得其中隐藏猫腻。

就不说这4条要求有多么“普通”了,甚至和一般招聘方最看重的“业务能力”都没有丝毫关系,全都是对外在条件的要求。

不知女生是看出了其中端倪,打算一探究竟;

还是确实警惕心不强,上了套。

总之女生按照招聘里的说明,加了对方微信开始了进一步咨询。

果不其然,对方HR一上来就开门见山,表示“我们这个助理不一样”。

然后就对女生提出的工作内容进行了进一步解释,说:

“私人助理是给客户包养,用来做男女朋友的,月薪五万至八万。”

至于真实的工作,其实就是晚上或者周末,待在客户租的房子里作陪。

当然作陪肯定不是说聊天喝茶,是要提供“特殊服务”的。

至此,这个所谓“VIP助理”的真相也就昭然若揭。

什么秘书、助理,根本就是挂羊头卖狗肉。

就是以中介的身份,给“大款”找情人、包二奶的。

女生没惯着这伙人,收集完证据直接报了警。

警方处理迅速,很快这个岗位就销声匿迹。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扮演中介身份的HR,言语实在是过于“直接”,态度实在是过于“坦荡”。

想必早已经验丰富,以至于把这么下三滥的事情,都看得稀松平常。

再往深一点思考,此前他们或许“无往不利”,拉成了不少皮条。

不然又怎么敢如此赤裸地叫嚣,把证据拱手奉上?

就像是为了印证这个猜想似的,在“情色招聘”曝光的第二天,又发生了另一件事。

较之含沙射影的“VIP助理”,这次的情况更为直接。

上文事发后的第二天,就有另一位女大学生表示,她在平台上找工作,结果连续遭遇了两次“情色招聘”。

第一次本来线上聊得还行,结果到了线下面试的时候,发生了意外。

据说当时那位打着“面试官”名号的人,当场就对女生表示:

“做我女朋友,我就无条件帮你。”

还恬不知耻地动手动脚,过来强行搂抱。

女生见状不妙,赶紧脚底抹油。

平复心情之后再次找工作时,又遇到了一位“贵人”。

跟第二位HR聊了没一会儿,对方就要加她微信。

但加了微信后,HR没有就工作情况进一步交流,反倒是把她的微信号直接甩给了另一个人。

那人倒是直接,一上来就在好友申请里,发起了“yp”邀请。

现在环境不好,找工作本来就不容易。

结果其中还有这么多搅屎棍鱼目混珠,实在是一言难尽。

实际上,此类“情色招聘”并非第一次出现,反倒说是呈屡禁不止的态势还差不多。

毕竟这些年来,“情色招聘”之猖獗,尺度之大,绝对令人叹为观止。

自2020年开始,在招聘平台上,就陆续出现一些打着招聘“董事长助理”“生活助理”的旗号,事实上从事“情色招聘”的案例。

招聘方大多属于中介,扮演为客户物色女孩的“猎头”。

面试地点也是五花八门,有酒店、咖啡馆、私人别墅。

当时就有记者为了一探究竟,以身犯险,参加了一个所谓“特殊助理”的线下面试。

线下面试发生在一辆保姆车上。

记者一上车,对方就把话挑明了。

说这个岗位要接受每个月发生三到五次的“性关系”。

还要求记者保持“身体健康”,“定期调整”私密部位。

甚至在谈话过程中,这人还打算直接上手,准备对记者动手动脚,吓得记者赶忙溜之大吉。

记者随机采访都能这么容易“踩雷”,“情色招聘”蔓延之广可见一斑。

出现这种情况,平台管理固然有问题。

但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只要是公开的平台,就一定存在各种各样钻空子的角度。

毕竟机器过滤不比人脑,只要有心犯险,那就一定有办法。

归根究底,这还是人的问题。

是“金钱与欲望”的问题。

有人说这些人专门找涉世未深的学生,甚至专门去大学里校招,缺德至极。

但其实这一点都不奇怪,因为那些人就喜欢学生妹和职场新人。

之前提到那个记者暗访的时候,对于为什么要通过招聘平台拉皮条,“老板”还特地发表了一番“高论”。

你看,他们这种人,就是喜欢玩弄“清纯少女”。

这样的女孩才能勾起他们的征服欲,才能满足他们的占有欲。

就像之前所说,他们肯定是“经验丰富”,要不然绝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相关灰色产业也不至于这么盘根错节。

有人可能会说,他们之所以成功,是那些女孩禁不住诱惑。

的确,是有一部分好高骛远、眼高手低的年轻人想靠“躺赚”不劳而获。

但这些个例在整个大环境里屈指可数。

之所以这些个例容易被看见,无非是“女大学生”“女白领”这些字眼更能博眼球。

真实的情况又是什么样呢?

跟自媒体各种惊悚的“女大学生钱色交易”标题不同,这些出卖身体的女孩大都出自全国各地的贫困地区。

她们在老家的命运,大概是小时候帮衬农活,大了后经介绍草草嫁人,给父母换回点彩礼,一辈子相夫教子。

这都算好的,还有好些干脆就被家里人千把块钱卖给光棍,沦为泄欲机器生育机器。

她们中的一小部分运气极好的,靠着一家老小的供给上了大学。

却只能不幸地走入再普通不过的野鸡大学。

长期以来的认知偏差和狭隘眼界,使得她们始终无法正确地看待这个世界。

可偏偏她们就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来到了别人口中的“大城市”。

她们对这些“大城市”是没有概念的,认知是模糊的。

看着城市里姑娘们精致的小资生活,就以为“大城市”里有奇迹。

她们中的大多数,或是进了工厂当厂妹、或是走进服务业听人吆五喝六。

拿着微薄的工资重复劳动,揣着多少年舍不得换的廉价手机,在下工后的夜晚靠着资本市场营销出的“奶头乐”聊以慰藉。

可即便过得再辛苦,也不想回老家。

一方面老家还要更苦,另一方面觉得对不起一家上下的付出,不敢面对被换作彩礼的命运。

然后她们就碰上了那些拉皮条的,告诉她们只需要躺着,就能赚到她们想都不敢想的钱。

换位思考一下,有多少人还能把持得住?

这时候你告诉她们,什么“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什么“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又有什么用。

那一叠人民币拍在桌上,就只会让她们错认为这就是期盼已久的“奇迹”。

这些女孩可能不知道人世间的残酷,但那些瞄准“女学生”搞“情色交易”的会不知道吗?

他们当然知道,但是他们也确实认为钱理应可以换取一切,因为现实总是告诉他们这才是“真理”。

他们才是罪魁祸首,是最纯粹的“恶”。

但这种恶从娱乐圈的明星,到收割流量的网红,从标榜成功学的企业家,到富贵逼人的暴发户,无人不有,无处不在。

仿佛在庙堂之上的那些人,总是在为色欲这件事忙碌,更恶心的事情总会发生。

至于普通人的挣扎、沉沦和毁灭,他们根本不在乎。

他们才是我们应该谴责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