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错过一次暴富的机会,一个朋友对我感慨道。原来他感慨的是一支近日疯狂上涨的“妖股”尚乘数科。

究竟有多疯狂呢?7月15日,登陆纽交所,发行价7.8美元,8月2日,股价最高达到2555.3美元,13个交易日,股价较发行价暴涨了300多倍,也就是说,假如你在7月15号打新中了1000股新股,持有到8月2日,在最高点抛掉,你将以50000元人民币的成本获得1700万人民币的收益。

随着这一路上涨,尚乘数科的总市值不仅先后超过了美团、阿里、腾讯这些头部中概股,大摩(摩根士丹利)、小摩(摩根大通)、高盛等全球金融巨头更是不下话下。

股价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涨幅,原因的多方面的,但“李嘉诚概念”无疑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借着“李嘉诚概念”尚乘数科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让得此意外之财的李嘉诚坐不住了,赶紧发公告澄清。

8月4日长江和记发布公告,先与尚乘数科划清界限,公告称长江集团旗下公司没有直接持有尚乘数科之股权,亦与该公司没有任何业务往来。现时尚乘集团董事局没有长江集团的代表;长江集团亦没有参与尚乘集团的营运,并对该集团之任何业务及计划一无所知。然后表明尚乘数科暴涨对于李嘉诚完全是笔意外之财,长江集团已大约在10年前就已经出售了尚乘数科母公司尚乘集团大部分股权,目前仅剩不足4%的股权,长江集团把它归类于小额项目,目前在洽谈出售这些股份。

澄清公告发布后,尚乘数科应声下跌,美东时间8月3日下跌近35%。截至发稿,尚乘数科较最高点已跌去92%。

除了对错失财富感到遗憾,对资本市场云波诡谲的感叹,投资者更多的是对这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谁从股价的暴涨中获益,美股为什么最近妖股频现等一系列问题好奇。

01

收入不足2亿的数字金融企业

虽然股价如此疯涨,就完全不用分析基本面了,但作为投资者还是会对这支妖股到底是何方神圣产生充满好奇,也许心里也在期待着遇到这样一支股票,实现财富自由吧。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尚乘数科到底有何来历呢?根据招股书介绍,尚乘数科全名尚乘数字有限公司,总部位于香港,业务也主要在香港本地开展,是亚洲最全面的数字解决方案平台之一,业务跨越多个垂直领域,包括数字金融服务、蜘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数字媒体、内容和营销以及数字投资。

数字金融服务,主要是通过尚乘数科的控制实体、被投资方和业务合作伙伴,为亚洲的零售和企业客户提供一站式、跨市场和智能的数字金融服务。

目前数字金融服务实际开展的业务有两项,尚乘风险解决方案和PolicyPal业务。其中尚乘风险解决方案是香港企业保险业务收入最大的香港企业保险解决方案提供商。PolicyPal业务开始于2020年8,是一个为新加坡消费者和中小企业客户提供的一站式数字保险技术平台。

此外,尚乘数科在申请或收购一些亚洲稀缺的数字金融牌照,通过这些牌照,可以进行以下三种业务:

数字银行业务,2019年12月尚乘数科与小米、新加坡能源集团(SP Group)和一家东南亚中小企业数字融资平台Funding Societies联合建立了Singa Bank,这是一个为中小企业和企业客户提供综合服务的数字批发银行平台,该平台于2019年12月31日向新加坡金管局提交了新加坡数字银行批发许可证,但目前尚未获批。

直接保险牌照,2020年7月14日,通过Applaud向新加坡金管局申请直接保险公司许可证,目前尚未获批。

CapBridge交易所,为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全球成长型公司和基金提供综合融资和二级流动性平台。

蜘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扮演超级连接器和数字加速器的角色,为亚洲企业家和企业服务,帮助其触达资源和技术,为其提供尚乘蜘蛛网生态体系,收取会员费。

目前,尚乘数科与尚乘国际签订协议,为天星银行(Airstar Bank)提供蜘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包括资源、资本支持以及金融专业技术,以支持其业务的拓展,每年收取服务费。

天星银行是由尚乘集团和小米共同成立的虚拟银行,是一个为香港零售和企业客户提供服务的综合性数字银行平台。天星银行持有香港金融管理局颁发的仅有的八张虚拟银行牌照之一,并于2020年6月开始运营,尚乘数科并不持有天星银行的股权。

尚乘数科于2020年5月推出了其数字媒体、内容和营销业务。

尚乘数科的数字投资业务直接投资于各种创新技术公司,投资项目包括,精准营销AI解决方案公司沛星互动科技(Appier),亚洲年轻美食爱好者的内容驱动型风格生活品牌日日煮(DayDayCook),其中最出名的还是中国最大的科技驱动型医疗保健解决方案平台之一微医(WeDoctor)。

说起业绩,2019年、2020年、2021年,尚乘数科数字金融业务的营收分别为867.1万港元、986.9万港元、1172.1万港元,蜘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为其主要的收入来源,这三年的营收分别为588.3万港元、1.58亿港元、1.84亿港元。

2019年、2020年、2021年,尚乘数科分别实现营收1455万港元、1.68亿港元和1.96亿港元,净利润分别为1760万港元、1.51亿港元和1.78亿港元,毛利率水平分别为37%、90.95%、75.47%,净利率水平分别高达120.94%、90.34%和90.83%。

尚乘数科的净利率水平高于毛利率水平,主要是因为其出售了人工智能技术服务企业与内容驱动的生活方式平台企业,其中后者获益1.31亿港元。

不足2亿港元的营收,即便是毛利率和净利率很高,也不足以支撑万亿市值,但是在魔幻的资本市场就现实地发生了。

02

尚乘数科背后的投资人

要论蹭概念,还得是尚乘数科呀。

招股书显示,尚乘数科是由尚乘国际持股88.7%,其他股东持股2.7%,公开发行8.6%。

尚乘国际的控股股东是尚乘集团,成立于2003年,李嘉诚的长江和记是其创始股东之一,这也是其被称为“李嘉诚概念股”的原因,但其实际控制人是香港著名投资人蔡志坚。

尚乘集团拥有尚乘国际50.6%的股份,其他股东持有49.4%,而这个其他股东,据有关媒体报道,不少是在尚乘国际赴美上市前进行的Pre-IPO募资中加入的,包括小米、同程艺龙、汇量科技、美图董事长蔡文胜创办的隆领投资,以及新鸿基背后的李明治、李成煌家族,富豪酒店集团罗氏家族等众多新经济企业和香港富豪家族等均参与了投资。

比起尚乘国际的投资队伍,尚乘数科的也毫不逊色,其中尚乘数科的其他股东包括大湾区共同家园发展基金(Greater Bay Area Homeland Development Fund)、猫眼娱乐(Maoyan)、惠理集团(Value Partners)、Ariana Capital Investment。

大湾区共同家园发展基金成立于2018年,是大湾区共同家园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基金,该投资公司官网显示已投资75个项目,投资方向包括金融科技、大健康、半导体、人工智能、新能源等多个领域,包括商汤、金山云、壁仞科技、哈啰出行、百望云等多个知名项目。

猫眼娱乐成立于2017年12月,成立不到两年便于2019年2月登陆港交所主板,由此看来猫眼娱乐也是资本市场的老玩家了。主营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娱乐内容服务、广告及其他、电影及电视剧投资四大业务,目前市值不足80亿港元。

惠理集团成立于1993年,是亚洲最大的独立资产管理公司之一,2007年登陆港交所,成为第一家在香港主板上市的资产管理公司,目前管理资产75亿美元,市值不足50亿港元。

不过遗憾的是,在尚乘数科疯涨期间,猫眼娱乐和惠理集团的股价并没有产生共振。

关于Ariana Capital的消息并不多,有媒体披露其为香港富商、远东集团邱德根家族所持有。而邱德根之孙邱华玮曾出任尚乘国际董事局主席。2020年12月,蔡志坚和他一同卸任上市公司尚乘国际的职务。

不过由于原始股东禁售期的存在,尚乘数科的投资人并不能直接通过抛售尚乘数科的股票来获得收益,更像是一种声东击西的策略,通过控盘尚乘数科影响尚乘国际的股价,通过抛售尚乘国际来获益。

因为尚乘数科的控股公司尚乘国际早在2019年已经登陆美股,如今已经解禁,此次尚乘数科的暴涨,唯一与之共振的资方就只有尚乘国际。7月15日,尚乘数科上市首日,尚乘国际的股价仅为1美元,伴随着尚乘数科股价的上涨,尚乘国际的股价也从1美元飙升到了12.9,美元,如果在高点抛售,半个月的收益也高达13倍。

比起尚乘数科的“纸面财富”,尚乘国际的收益或许更实在。不过这只是笔者的猜想,目前尚未有关尚乘国际原始股东抛售的消息。

03

美股的“尚乘数科现象”

近日,又有一支新股上演尚乘数科的剧情。

智富融资(MEGL.O)8月5日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4美元,上市首日股价飙涨2325%,智富融资与尚乘数科相似之处颇多,这也是一家金融服务提供商,主要从事提供企业融资咨询服务和承销服务,成立日期为2016年5月10日,公司员工数9人。2020年、2021年分别实现营收2041.68万港元、1687.07万港元,净利润分别为4199.63万港元、1578.62万港元,净利润也高于营收。

有了尚乘数科的示范效应,智富融资的妖股之路显得更短了些。

虽然有人认为尚乘数科和智富融资的暴涨与美股一度盛行的“meme”股并不一样,但笔者认为无论是尚乘数科现象还是“meme”股现象有着相似的产生背景。

Meme股并没有严格的中文解释,大致可以理解为基本面比较差,散户集中爆炒的股票,类似于A股里的妖股。

首先,宏观背景类似。随着美元加息预期减弱,美股给股民一种跌不下去的感觉,这时候政策的不明朗,叠加经济衰退预期,长线资金往往选择观望,短线资金投机氛围浓厚,这样的背景下,长期交易不活跃股权集中的低市值股票,一旦有资金流入,会瞬间点燃短线资金的热情,从而在情绪的影响下推高股价。

其次,单向交易,市场失灵。尚乘数科这类新上市的股票,由于发行量少,上市时间短,实际流通股不多,券商没有可借出的股票而不能做空,双向交易失灵,叠加投机情绪,导致股价短期暴涨。Meme股也类似,基本面不佳,长期被市场做空,情绪异动下,券商没有可借出的股票,从而导致空仓被强平。

无论是尚乘数科还是meme股,都是在市场迷茫期,短线资金的炒作行为,这种零和博弈下,有人一夜暴富,就有人一夜回到解放前,对于普通的投资者来说,看似是暴富机会,但更大概率是别人暴富的垫脚石,还是那句话,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