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煎熬3个多月后,河南村镇银行储户们高悬的心,终于稍稍落了地。继首批资金垫付方案出炉6天后,今天一早,河南银保监局和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发布了2号公告,将于下周一起,对10万元以下的客户进行第二批垫付。

垫付只是案件侦办的一部分,相关嫌犯是否落网、将如何惩治,也牵动着储户们的心——尤其是背后的始作俑者、新财富集团实际控制人吕奕的下落。

综合《网易清流工作室》等媒体报道,吕奕目前的国籍显示为塞浦路斯。吕奕为何要移民到这里?塞浦路斯又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国家,为何会给吕奕这样的嫌犯办理入籍手续和护照?

尽管若不是吕奕案件,大多数人甚至都未曾听晓过塞浦路斯这个国家的名字,但在移民机构中塞浦路斯却极具存在感,甚至火爆一时。

塞浦路斯位于欧亚大陆交汇处,北侧和东侧分别与土耳其和叙利亚隔海相望,面积仅仅1万平方公里,也就海南岛的1/4那么大,常驻人口只有百万左右。

国土小,人口少,可想而知,经济总量也了了。很长一段时间塞浦路斯的GDP只占欧元区的0.2%。不过,这块名不见经传的弹丸之地,却曾惹下过两场祸事:一场是搅动了整个欧洲的金融危机,一场是护照危机。

先从金融危机说起。故事始于2004年5月,塞浦路斯成功加入欧盟。在当时的塞浦路斯民众看来,这简直是个举国欢庆的好消息,毕竟加入欧盟就意味着国家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但塞浦路斯选择的发展道路却十分奇葩——仿效开曼群岛、百慕大群岛或者英属处女群岛的模式,努力成为欧元区中的避税天堂。

俄罗斯的土豪,成为了他们首个“俘获”的目标。加入欧元区后,塞浦路斯就与俄罗斯签订了内容极其优惠的避免双重征税的双边协议,来自俄罗斯的资金大量涌入该国的银行体系。加上免征遗产税、免征股息收益所得税的政策优势,很快,塞浦路斯吸引到了大量国际储户。

夸张到什么呢?数据显示,2013年之前,塞浦路斯银行业的资产超过了该国GDP总额的8倍,银行业收入占据该国GDP的40%。

这么多存款该拿来干嘛呢?投资呗。塞浦路斯银行做了一个奇葩的决定——不要钱一般的购买希腊的国债和银行债券。后面的事情想必大家也都猜到了,希腊破产了,紧接着塞浦路斯的银行体系也崩溃了,本金损失幅度高达80%,国内三家最大银行的不良资产比率超过18%。

慌得一批的塞浦路斯政府,只能向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帮助。然后金融史上一个巨大的笑话出现了,据财新网2013年3月份的报道,这三大巨头答应出资100亿欧元援助,但条件是对储户存款超过10万欧元的部分征收40%的存款税。

可想而知,这引起了多大的恐慌和动荡,其中普京总统更是愤怒异常——彼时,俄罗斯是最大的冤大头,据塞浦路斯央行的数据显示,截止2013年1月份,塞浦路斯银行业总存款680亿欧元,其中俄罗斯账户名下的资金达190亿美元。

之后,援助方案又进一步明确:向金额在10万欧元以上的银行存款账户一次征税9.9%,向10万欧元以下的银行存款账户将征收6.75%的一次性课税。

可以想象一下听闻这一消息之后,储户们集体暴走的画面。据《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报道,当时塞浦路斯银行的门口排满长队,希望能尽快提取出现金,可惜账户却已被临时冻结。愤怒的民众集结到总统府门口示威游行,大骂塞浦路斯为黑手党岛屿。

由此也不禁怀疑,吕奕跑路塞浦路斯,难不成是为了就如何处理储户存款问题,取经学习?

好在这一系列令人发指的存款税方案,又被否决了。三大巨头和塞浦路斯政府最终商量出来了一个银行重组的方案:关闭该国的第二大银行大众银行,将该行10万欧元以下的存款转移到该国第一大银行塞浦路斯银行。然后对两行10万欧元以上存款将进行减记,但不会征收存款税。

减记是个比较文明的说法,具体啥意思呢?就是做成坏账,不给钱了,而且是有理有据的不给。可想而知,这个所谓的新方案对投资者信心的打击,以后大概只有傻子还敢把钱存在塞浦路斯。

资金撤离了可怎么办呢?塞浦路斯又想出另外一个生财之道:卖绿卡和护照!

价格嘛,也好说,来个低价走量的路线。2019年北京房产会期间,“商业人物”曾对话过北京房展会组委会主任魏克非。据魏克非介绍,国内买房换欧盟绿卡的豁口,就是被塞浦路斯给“捅”开的。

2012年,塞浦路斯率先在中国推出了买房送永居身份的政策,投资30万欧元在该国买房即可全家拿绿卡。当年,有三十几家地产项目涌入中国,甚至塞浦路斯前总统尼科斯·阿纳斯塔西亚迪斯,也为北京房展会发来贺信,期望借此吸引外资,缓解本国的银行业危机。要知道,金融危机前,塞浦路斯银行的钱60%购买了希腊债券,40%放贷房地产,买房送绿卡,一方面能赚钱,一方面又能消化即将烂尾的房子,真是一举两得。

《2017年“全球物业指南”报告》则显示,外国人以投资物业或其它领域来换取居住许可证所带来的经济贡献,占塞浦路斯GDP的25%。从2013年到2017年,塞浦路斯靠绿卡,赚了300多亿人民币。

至于护照嘛,要稍微贵一些。要在当地购买200万欧元的房产,外加捐款15万欧元,至于是啥学历、会不会说希腊语、个人资产公证等等,都好说。并且加急的情况下,半年就可以办理。

两千多万元人民币弄个地中海岛国的国籍?在你我看来,还真是贵的离谱。但对有钱且又有点儿问题的富豪来说,就不要太划算了——由于塞浦路斯是欧盟国成员,拥有该国国籍就相当于享有在欧盟27国居住、迁徙与工作等权益,还可以同时免签171个国家和地区,简直是犯罪分子跑路的必备“好本子”。

这不,在吕奕之前,国内就有嫌犯们熟练操作过了,其中还有一个是吕奕的同行,叫罗大平。

罗大平原是四川都江堰市金都村镇银行的监事长,同时也是成都光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成都光大典当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3年9月,他突然在都江堰人的视野中消失,后来被发现是以移民方式与其夫人一起跑路到了塞浦路斯,坊间传言,夫妇二人逃跑时携款2亿多元。

和吕奕有点类似,罗大平涉嫌的也是贷款诈骗罪。不过他诈骗的人非富即贵:有原都江堰市政协副主席、商会会长彭伟,原都江堰市工商联党组书记廖伦安,原都江堰市人大副主任廖小平等等,这些人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被他用入股、集资、存款的方式,诈骗了500万到1000万不等。

据《钱江晚报》2015年的一则报道,衢州百泰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胡某,2013年4月份也携带了非法集资的4000多万以及400万银行贷款,跑到了塞浦路斯。不过通过公安部的协调,最终2015年中国警方通过引渡程序,将其从希腊引渡回国。

而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案件也可以看到,有部分涉及行贿、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传销活动罪的嫌疑人,在案发后也逃往塞浦路斯,后归国投案,也有部分违法犯罪平台将服务器或者总部设在塞浦路斯、保加利亚等。

只能说,财富决定了眼界,就在你我尚对塞浦路斯一无所知之际,这些脑瓜子聪明的诈骗犯们,竟然早就把借道此地而后溜之大吉的门路摸的门清了?还真是信息不对称呢。不过他们的好日子也快要到头了。

早在2019年1月,欧盟就发布报告,要求各成员国加强对通过投资获得护照的非欧盟国家国民的背景检查。彼时,欧盟便担心,所谓的“黄金护照”可能是犯罪团伙或政府官员洗钱或逃税的后门。

2020年,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播出了一期调查节目,介绍了一个叫做“塞浦路斯文件”的文件。文件显示,短短2年时间,塞浦路斯就通过买卖护照的方式纳入了3000多名公民,进账60多亿欧元,占该国GDP的三分之一。而这些拿到护照的人员中,有前几年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犯罪人员。(附赠一个小八卦,据纪录片提供的一份名单显示,这3000多人中,包含数百名来自中国的商人、富豪等,某大型房地产老板的二女儿也在该名单之列。)

文件曝光之后,欧盟对于塞浦路斯这种搞钱不顾后果的做法发出了警告。迫于压力,2021年10月,塞浦路斯自断财路,取消了“黄金护照”的政策。(由此也可以推断,吕奕至少在2021年11月之前就将其国籍迁至塞浦路斯。)

另外,2020年的10月17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决定:批准2018年6月29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在北京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塞浦路斯共和国引渡条约》。

也就是说,塞浦路斯公民吕奕,有可能会被引渡回国。期待这个好消息。